#no.25

『淡淡的哀傷哭老歌單』

『淡淡的哀傷哭老歌單』

七月半剛過,到底是鬼可怕/還是人可怕,人的鬼鬼腦腦最可怕。曾經有人說過不要相信30歲的人,指他們已經被現實社會渲染的好難老實,而我常常說女人25歲走下坡,下坡向來走得特別快,膝蓋也特別痛,於是若已過花樣年華,小編認為『老』最可怕!偶而孤單寂寞覺得冷,躺平睡不著,沙發狂瞌睡,覺得刷睫毛跟談戀愛都有點累,那些年小編的25特選和近期25新歌,說真的其實25一點也不老,只是難免惶恐罷了!
為大自然尋回海洋 / 金山「度咕屋」何俊賢

為大自然尋回海洋 / 金山「度咕屋」何俊賢

驅車來到金山海邊,道路隨著海岸線彎曲綿延,海平面在遠方閃耀著,晴朗的天空開闊得彷彿沒有邊際。山坡上的兩棟鵝黃色的奇特建築吸引了我們的目光,也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沿著山坡緩緩朝建築接近,圓錐狀的低矮外型,鮮明的顏色搭配青草綠地,不禁讓人覺得,自己是否意外闖入了童話故事的某個場景。
[金山] 數十年如一日的老雜貨店 — 老裕成商行

[金山] 數十年如一日的老雜貨店 — 老裕成商行

在人潮擁擠、攤販林立的金山老街上,很難相信會有這麼一家老雜貨店存在著,沒有醒目的招牌、沒有吸引遊客的廣告標語、沒有最流行的新潮商品,數十年如一日,老裕成商行將老店的樸實與實在保留了下來。一來到商店門口就能感受到濃濃的懷舊感,架上販售的都是早期臺灣家家戶戶必備的生活用品,整間店可以說是一間活的歷史文物館。
黑暗中的古老漁火 / 永漁發號 謝永坤

黑暗中的古老漁火 / 永漁發號 謝永坤

午後的金山磺港瀰漫著一股慵懶的氣氛,停泊著的漁船隨著波浪緩緩搖動,遠方不時吹來幾股微微的海風吹散炎熱黏膩的空氣,只見零星的幾個漁民修補著漁網和工具,附近正在處理魚餌的大哥說:「他們沒有那麼早出來啦,要再晚一點。」每年的這個季節,磺港的漁民總是日落而作日出而息,白天的蟄伏是為了應付夜晚的硬仗。約莫下午四點,漁港漸漸出現了人影,漁民們慢慢聚集,整裝待發,做好一切準備,只期待著今晚能夠滿載而歸。
屹立不搖的砌石達人 / 進忠伯

屹立不搖的砌石達人 / 進忠伯

蟲鳴鳥叫,陽光在綠葉間灑落,藍天白雲與水梯田相互輝映,石頭砌成的屋子靜靜矗立著,時間彷彿也靜止了下來,在金山與陽明山的交界處,八煙聚落如世外桃源般存在著,然而在這與世無爭的村落裡,隱身著一位砌石高手。
「憨做阿憨做」一輩子只要能做好這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 台興塑膠工廠

「憨做阿憨做」一輩子只要能做好這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 台興塑膠工廠

台興塑膠,一個用努力、毅力和不屈不饒的精神打造出來的家庭式工廠,他們用品質,並且不斷接受新的挑戰,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優勢,征服了日本市場,大多的貨品都外銷至日本,臺灣人想買還不一定買的到。
〖名人專訪〗SUMING舒米恩:「我是來自,海邊的孩子」。

〖名人專訪〗SUMING舒米恩:「我是來自,海邊的孩子」。

海浪輕輕拍打到灘上,雲霧悄悄縈繞著山頭,孤傲的鷹盤旋在都蘭山的天空,守護著對大地虔誠、敬仰自然的民族,世居在都蘭山下、緊臨太平洋。笑容伴隨舞蹈節奏,嘹亮歌聲未曾停過,當踏上都蘭土地那一刻起,歡迎來到阿美族人的國度。
七股海上的養蚵男人 / 黃翊誠

七股海上的養蚵男人 / 黃翊誠

七股,位於舊臺南縣的沿海地區,由於曾文溪多次改道,產生七股潟湖獨特的地理景觀,當地人稱為「內海仔」。這種自然的屏障,阻擋了來自海上不穩定氣候因素,讓七股擁有養蚵的絕佳環境,孕育了許多養蚵人家。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