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

微光裡的掌控者,電影放映師 / 劉亦平

微光裡的掌控者,電影放映師 / 劉亦平

臺灣最早出現的電影院,是位在臺北市北門街的「十字館」。在1900年6月12日,「日法自動幻畫協會」在十字館放映黑白紀錄片,同時刊登報紙廣告以招來觀眾。這是臺灣第一次的公開電影放映和電影廣告。一百多年後,電影放映院林立,電影成為唾手可得的消費娛樂,你還看見了什麼? 主題黑暗 / 漆黑的放映聽裡正不同主題的故事播放,儼然成為一個個獨立的小宇宙。除了來去的觀眾,還有些人隱身在這個製造綺麗的空間之後 - 微光中的工作者。
繪聲繪影的說書人,資深影評人 / 黃英雄老師

繪聲繪影的說書人,資深影評人 / 黃英雄老師

臺灣最早出現的電影院,是位在臺北市北門街的「十字館」。在1900年6月12日,「日法自動幻畫協會」在十字館放映黑白紀錄片,同時刊登報紙廣告以招來觀眾。這是臺灣第一次的公開電影放映和電影廣告。一百多年後,電影放映院林立,電影成為唾手可得的消費娛樂,你還看見了什麼?漆黑的放映聽裡正不同主題的故事播放,儼然成為一個個獨立的小宇宙。除了來去的觀眾,還有些人隱身在這個製造綺麗的空間之後 - 微光中的工作者。
早安,台灣傳統早市

早安,台灣傳統早市

台灣的夜市聞名國際,許多觀光客都將「逛夜市」列為必要行程,但卻沒有太多人知道,原來早市獨有—充沛活力的吆喝叫賣聲和五花八門的商品種類更是讓人歎為觀止。早市,從字面上解讀來,這個「早」還真不是我們日常自然睡醒說早安的時間,台灣從南到北有大大小小的市場,營業時間就開始在這一般人仍舊沈醉在酣暢睡夢的凌晨三點。在這裡,有些商販有自己的店鋪,但多半不大(三層透天厝的一樓,也正是自家樓下)有些則分租了樓房前的亭仔腳,擺開約莫雙臂一展大小的攤位,而有些鋪上塑膠布帆即就地為攤,絕對別小看他們或許不如現代時髦的生鮮超市明亮氣派,在仍霧黑的凌晨,整個早市可都是倚靠一個又一個的商販撐起,因而熱鬧精彩。
含苞,只為拂曉 / 花卉批發 惠美

含苞,只為拂曉 / 花卉批發 惠美

這日微雨,清晨四點,深黑色的天空還有點難分辨是白晝還是黑夜,台北花市的每個人早已經忙碌得沒有時間仰望天空。位於內湖的台北花市,早期的地點在酒泉街,民國七十六年遷移至濱江,八十六年開始現在的台北花市,為全台灣最大的花卉批發交易市場。這裡的貨車在周圍行駛著,一箱箱的花兒在夜間十一點就從中南部各產地運送來,像是工廠般標準的放上輸送帶、搬運,凌晨三點半開始拍賣、議價,然後售出。每天都得經過相同的作業程序,在這裡的花保證都是最新鮮的,產地直接送達集散地售給批發商,花店的店主再向批發商購買。這裡的一切,比照果菜市場的時間,緊湊的節奏,絲毫不能落拍,杵在占全台灣總交易量四成的花卉集散地,隨時都能感受到時間的壓迫。
一個會『傳染』的沈迷 / 底片攝影 Lee

一個會『傳染』的沈迷 / 底片攝影 Lee

手工暗房早已是個沒落的行業,在電子訊號充斥的年代,取代了真實底片成相。對我這個年代或者再早一點的人,底片攝影是我們接觸第一個留下紀念的方式,去翻翻那些父母親為你拍攝成堆的孩娃照片吧!然後你開始學習畫畫,寫週記,先進的數位產品,四通八達的社群軟體,然而有些人又開始拿起了傳統相機。Lee收集了很多舊相機,每一臺對他來說都有一些獨特的地方,也許是他與相機遇見的方式,也許是那台相機與他一起經歷的故事,它的顏色、材質,快門的手感..。大學就讀視覺傳達設計開始學習攝影,那時數位相機正在崛起,新穎的器材很快就推陳出新,正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但他卻獨愛底片攝影,那也許與他沈靜念舊的性格有關。大量攝影之後,為了保留最真實的影像,開始研究底片沖洗。
[澎湖] 海邊人家另一道夜景 - 電土燈

[澎湖] 海邊人家另一道夜景 - 電土燈

手電筒尚未發明前,在四面環海的澎湖人家中,總會見著「電土燈」這玩意,吳阿公說:「這是早期巡滬的時的主要照明,代替容易被海風吹熄的燭火。夜晚一照看著魚仔跳起來的量,就知道滬裡的魚有多少,看看是否叫醒熟睡的家人一起來收網了!」。
《麥相害》導演 / 林靖傑

《麥相害》導演 / 林靖傑

|月之暗面|月亮再怎麼皎潔,永遠存在暗面。我們讚嘆皎潔的同時,也該凝視暗面的存在,而不是消滅暗面,或者去假裝暗面的不存在。因為沒有了暗面,月亮便會成為虛假的2D平面了。
煮豆成金的深夜工廠 - 桃園翔美利豆腐

煮豆成金的深夜工廠 - 桃園翔美利豆腐

「記憶是國中就學時期就會來工廠幫忙,自己慢慢長大,爸媽慢慢變老,我想生在這種事業共同經營打拼、接續傳承的家庭,多半會有一些可以被預見的未來。」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