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樂誌

[石門] 真正的媽媽味 —— 石門,肉粽飄香

[石門] 真正的媽媽味 —— 石門,肉粽飄香

一路沿著北海岸公路輕機車滑行而至,處見海水浪濤沖鑿,因地形隆起而形成的十公尺拱門狀的天然海蝕岩洞_石門洞,無需路標及任何說明,我們來到台灣本島行政區中,地處最北端的石門區。
[石門] 東春華理髮廳:ㄧ步之外,即為異鄉

[石門] 東春華理髮廳:ㄧ步之外,即為異鄉

「在流行髮廊林立的城市中,我一直守著一個老理髮廳,因為我在等一些人。電視劇東華春理髮廳的引言貼切地正是仍住在石門老梅社區的鄭雪子阿嬤與理髮廳的真實寫照。」
[石門] 台灣最北端的山林實驗室

[石門] 台灣最北端的山林實驗室

循著鄭阿嬤帶的路,來到了他們在青山瀑布附近的房子。他的丈夫—也正是親手建造出這個有如世外仙境的蒲先生,此時正在為房子前庭新蓋的涼亭上油漆;初次見面,簡單的和我們問候之後便又轉身繼續工作,看著眼前的木涼亭,說不上豪華氣派卻倒也擋的了風、遮得住雨,詢問他工作之餘是如何學習鑽研木工,得到的答案卻是從來沒有學過!我們十分疑惑:「這樣不會做錯嗎?或做不出來嗎?」他直率地說:「當然會失敗啊,再重新就好了,做不出來倒是不至於啦,敢做就好!」對談才起頭,就已經為眼前的受訪者勾勒出了無所畏懼的好漢輪廓。
[石門] 老鄉長的箏線情 / 鄭庚和

[石門] 老鄉長的箏線情 / 鄭庚和

石門地方流傳著一句俗諺:「九月九,風吹滿天哮。」是形容當東北季風吹起,是適合放風箏的季節,而位在臺灣最北端的石門,滿天風箏飛的景象依舊讓人無法忘懷。每年舉辦的「石門國際風箏藝術節」吸引不少外地遊客爭相到石門一睹風采。因此風箏打開石門的知名度。
[石門] 漁市人生,一點靚綠。

[石門] 漁市人生,一點靚綠。

傍晚,空氣裡夾著沈重的濕氣,果真沒一回兒,大雨滂沱,島國的梅雨季。我們躲進新建的富基漁港觀光漁市。鄰近大台北的富基觀光漁港,早先只是一隅小漁村,地利近海作業,一群天生的討海人,與海洋共生。盛產花蟹聞名,成為知名據點,新鮮的當令海產著稱,深受老饕們的讚譽和喜愛,名聲遠播,吸引來更多的遊客與食客。
以家為原點,圍、圈、團、圓,窺看三峽老巷舊弄的尋常生活 / 蘇連尾阿嬤

以家為原點,圍、圈、團、圓,窺看三峽老巷舊弄的尋常生活 / 蘇連尾阿嬤

從清水祖師廟出發,順著三峽溪旁延連的一棵棵柳樹,慢慢步行至我們故事的起點:宰樞廟,最早因藉著水運之便,廟的周圍成為三角湧最早形成聚落的地方,儘管現今看來是尋常小廟,不若祖師廟的雕砌精緻、香客絡繹,但如果來者非匆匆過客,則可嘗試於下午孩子放學後的時刻在宰樞廟前廣場停留一會兒,少了攤商遊客的喧囂嘈鬧,你能見爺爺奶奶含飴弄孫的天倫樂;你能見老夫老妻攜手漫步的閑情浪漫;你能見下了班的爸媽騎著架有孩童座椅的鐵馬循巷弄而過,在這兒舉目所見的是真實的三峽老街。
 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不同。可能是一碗飯,一盤菜,可能豐盛,也或許簡單。—— 雲南眷村裏的鄉味

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不同。可能是一碗飯,一盤菜,可能豐盛,也或許簡單。—— 雲南眷村裏的鄉味

從小跟外婆一起住在雲南式的眷村──忠貞新村,幾乎所有第一代村中的人都是國共戰爭時從雲南滇緬那邊逃離至台灣的,只是跟大多數眷村不同的是,少了南北夾雜的各種食物,卻始終保有和流傳著最主要的特色料理。可能是草綠色像是果凍般的豌豆粉,或是與粄條如出一轍的米干米線等等,這些在許多人的心中充滿好奇的料理,卻都是陪伴著我長大的味道。
家鄉味主題企劃:記憶 × 味道 —— 爆米香 pōng-bí-phang

家鄉味主題企劃:記憶 × 味道 —— 爆米香 pōng-bí-phang

新建的社區周邊仍是綠油油的稻田,回家的路程,我總是會繞過馬路,踩著田埂回家。田間水塘,穿竄在稻梗間的小動物活躍,福壽羅卵囂張的攀附著,示威般的胭紅。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