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不同。可能是一碗飯,一盤菜,可能豐盛,也或許簡單。—— 雲南眷村裏的鄉味

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不同。可能是一碗飯,一盤菜,可能豐盛,也或許簡單。—— 雲南眷村裏的鄉味

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不同。可能是一碗飯,一盤菜,可能豐盛,也或許簡單。

從小跟外婆一起住在雲南式的眷村──忠貞新村,幾乎所有第一代村中的人都是國共戰爭時從雲南滇緬那邊逃離至台灣的,只是跟大多數眷村不同的是,少了南北夾雜的各種食物,卻始終保有和流傳著最主要的特色料理。可能是草綠色像是果凍般的豌豆粉,或是與粄條如出一轍的米干米線等等,這些在許多人的心中充滿好奇的料理,卻都是陪伴著我長大的味道。


01.JPG

周日的早上,外婆的朋友會一起來到家中,一同做菜、聊天,然後再一起享用午餐。


外婆料理著的,除了每天的晚餐,還有許多時候的生活。悠閒的午後我會騎著單車,在村中閒晃。一條條狹窄的巷子總是冒險的時光,巷子與巷子中軍綠色水井,更是夏日沁涼的代表。迷宮般的道路,滿足了童年時想探險但是又不敢跑遠的心態,時常騎著騎著就忘了時間,而沒有手機的年代,除了天空的夕陽,再來就是傍晚每家開始炒菜的香氣,提醒著我該回家。到家的時候總會看見外婆在廚房中做菜的背影與滿桌的菜,打拋肉、炸豬皮、豌豆粉、糯米飯,這些或炸或涼拌,外婆自己料理或於村中購買,都讓一整天在外忙碌的家人,可以好好的享用一餐。


02.JPG

搗粑粑:如同搗麻糬一般,反覆的上下左右來回,最終才會搗出美味的粑粑。


夏天的夜晚,除了這些豐盛的晚餐,還會於飯後吃著冰量的甜點 ── 涼蝦。糯米做如小蝌蚪般的型狀,散開在整鍋的糖水中,喝下一口,既消暑又可感覺到東西在口中竄動的樂趣。點心除了夏天的冰品外,也有可在冬天食用的烤耙耙,外婆用熱好的糯米飯,放在容器中搗,再灑上黑色如芝麻的粉,用木棍上下左右來回翻攪著一段時間後,再將整糰糯米撕成一塊塊,捏成圓型的餅狀。放涼後,拿到小火爐上烤,此時火爐也身兼著暖爐的功用,一邊烤著耙耙,一邊暖和身子。微硬的外皮與如同麻糬般的內裏,搭配上豆腐乳或灑上糖粉,香氣便立即在口中散開。


04.jpg

算眷村消失了,但只要找個空處架起整排臘肉,便可以再繼續回味。


不同的季節有特別屬於那時刻適合吃的料理,不同的年節亦然。每到過年前夕,在市場賣豬肉的姨丈與阿姨,都會開始製作香腸和臘肉。整排的臘肉如同衣服般,在冬陽下被曝曬,一結結的香腸,也像是門簾一樣掛在院子中。阿姨家的香腸除了傳統的甜味紅腸外,也特別製作雲南豆腐腸,首先將絞過的肉放在大盆子中,再用雙手不停的翻攪,期間加入大量的雲南香料,再灌進薄膜般的腸子,捏成一結結的形狀後,最後進入烘肉機烘烤。小時候因為寒假的原故,表哥表姐們都會在此時回來,一同參與香腸的製作,在外婆老家的庭院中,一邊工作一邊玩樂。忙碌的一整天過後,一齊享用外婆的晚餐,最後再一起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睡著。


03.jpg

竹簍是外婆的朋友從雲南帶回來,平常都是用來裝糯米飯。飯透過竹簍總會散發出獨特香氣,像是最道地從雲南飄香過來的味道。


隨著年紀慢慢增長,大家一同出現的場景也慢慢不復見。從眷村老家搬至新家後,本來的大圓桌換成了小方桌,以往七八個人的食物到現在兩三個盤子就可以解決的晚餐,綠色紗網的菜罩也隨著菜量的減少不再有使用上的需要,而收入了儲藏。其實不管再怎麼改變,外婆總還是習慣性的準備著她醃製好的蘿蔔乾、醃菜,裝成一小碟一小碟,或是墩一些肉與買一些涼菜,等著每個不定時回來的家人。縱然打開的不再是從前眷村中的紅門,但那些屬於我們的回憶依舊在踏進家中後飄香。


家鄉的味道是什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是那麼的相同,都是一個簡單的場景,然後添加著許多複雜又溫暖的情緒。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名人邀稿〗五感記憶中,沒有名字的微香 / 許富翔導演

〖名人邀稿〗五感記憶中,沒有名字的微香 / 許富翔導演

〖名人邀稿〗五感記憶中,沒有名字的微香 / 許富翔...
[萬里] 瑪鋉漁村的帶路人 / 蔡彩芳

[萬里] 瑪鋉漁村的帶路人 / 蔡彩芳

[萬里] 瑪鋉漁村的帶路人 / 蔡彩芳
甘樂甜點

甘樂甜點

出自返鄉青年的烘焙師娜娜(你也可以叫他娜姐)之手,...

訂閱甘樂電子報

分享生活故事、社區活動和優惠訊息給每一位朋友
請在下方輸入您的Email後就會收到我們的電子報嘍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