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 只取一瓢飲 喜酌人生的酸甘蜜甜 / 白雞山家庭美術館 賴唐鴉、唐婆高沁余

[三峽] 只取一瓢飲 喜酌人生的酸甘蜜甜 / 白雞山家庭美術館 賴唐鴉、唐婆高沁余

只取一瓢飲 喜酌人生的酸甘蜜甜 / 白雞山家庭美術館 賴唐鴉、唐婆高沁余

採訪過程中,數不清有幾次毫不計形象的仰頭大笑, 因為唐鴉一貫的爽朗言談,讓周圍的空氣都感染了奔放;而唐婆,則是讓人忍不住細細端詳,她的人和她釀的醋一樣,適合慢慢品味,餘韻無窮。


01.JPG



生活藝術化 藝術生活化

車子緩緩駛近三峽白雞山上的這棟透天厝,要不是門前的大片彩色背板和佔據整面大門的向日葵和蜘蛛雕塑,很難讓人把這裡跟美術館聯想在一 起,不過這兒確實完全體現了藝術家賴唐鴉的理念──「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賴唐鴉和太太唐婆就住在這個白雞山家庭美術館裡,美,信手捻來!

大門內,庭院一片綠意盎然,蝶與蛾,起舞翩翩,唐鴉隨手一指,就看見葉叢間,翠綠的蝶蛹,一抬頭,我們又望見懸吊著的巨型陶蛹,那是唐鴉2006年時,用石門水庫的淤泥燒製一系列的主題作品──「蛹」,看似導致水庫短壽的兇手,一轉眼,竟從廢棄物變成藝術品,如同蛹羽化成蝶的美麗蛻變。但唐鴉說,選擇蛹來創作,是因為他知道「蛹」容易被蟲蝕鳥啄而消失,他認為我們腳下的土地同樣脆弱,需要被細心關切與呵護。

始終本著友善環境的心來進行創作的唐鴉,2010年再度有驚豔之作,他運用友人林峻丞帶回八八風災的災區淤泥,花了一年的時間,捏塑了888尊祈福線香座,弓著腰、雙手合十的泥塑沙彌,是對受難者的不捨、是對大地的敬畏,也彷彿是對大自然的歉疚。


08.JPG 05.JPG


「他的創作理念不是突然發生的,而是長出來的,因為唐鴉從小生長在農村,所以他特別喜歡土壤和木頭。」說起擅長繪畫、喜歡捏陶、熱愛 木雕的唐鴉,唐婆為他下了這般註解。唐鴉來自苗栗頭份的客家村,擁有一雙巧手的他,國中畢業後跑去當童工,繪製民國60年代相當盛行的外銷家具,也曾跟著張大千的徒孫一邊畫外銷畫,一邊學山水畫,後來發憤要再次走回校園,於是報考開南商工美術科,接著轉學復興美工,一路又念到國立藝專。

「賴唐鴉」不是落款的藝名,而是他為自己現實人生起的名,盼望自己能夠發揮「唐朝藝術綻放的風采,塗鴉從容而自在」的創作精神。唐鴉嚮往無疆無界的創作,因此即使他曾刻靠著雕刻印鈕,在20幾年前,月入三、四萬;即便他第一年投入陶藝就奪得金陶獎,還曾當上上層窯的廠長,他依舊不甘安於現狀。


03.JPG



我有個毛病,覺得賺錢很俗氣!

「我跟老闆說,你拿我的作品去給別人去複製沒有關係,我不想做重複的東西。」唐鴉腦海始終想著突破,於是他離開窯場,踏出獨立創作的路。「我覺得藝術是我療癒自己的過程。」習慣不斷自我審視的唐鴉,心中矛盾的小宇宙來自於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對於藝術無師自通的直覺是其一,微跛的腳步,也是原因之一,那是他兩歲時高燒不退,染上小兒麻痺留下的印記。

「別人的地球是圓的,但我的不是,我眼裡的世界和別人不一樣,我後來發現這個像鼎一樣的三腳形體,讓我找到和世界的平衡。」取名為「種」的作品,用三個支點立足於大地,唐鴉說「種」不是種子意涵,而是萬物的源頭。於是,他開始思考人類與大地之母的關係,思緒的結晶陸續在手裡迸發。「你知道就像吸毒一樣,會上癮,我看到一個木材,我就開始想可以怎麼依它天然的形體創作,做一半的還會帶在身上,隨時靈光一現的時候,可以繼續。」這時候唐婆接著說:「他每天晚上都叫我打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家暴。」因為木雕看似是雙手功夫,卻要全身使勁,唐鴉常常做到嚴重痠痛,總叫唐婆幫他這裡踩那裡敲的,而枯葉的百種姿態就這麼一片一片躍然於漂流木上。


06.JPG

07.JPG


但,不向市場靠攏的作品,也意味著生活拮据的風險。「我有個毛病,我不喜歡賺錢,我覺得賺錢很俗氣!」邊笑邊講這句話的唐鴉,開始細數深居簡出的生活,「嫁給他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戶頭會有沒錢的時候。」來自高雄的教師家庭、婚前在國防醫學院研究炭疽病毒的唐婆高沁余走入唐鴉山中的生活,彷彿走入另一個世界。「她當初辭掉工作跟著我生活,可能是看藝術家好像喝空氣也會飽。」唐鴉打趣的說。相識於佛教道場的兩人,10幾年前結為連理,一直有著穩定收入的唐婆,從沒想過會有為生活費發愁的 一天。「我都跟她說,我們沒有錢,不過我們一點也不窮,你看,我們用的木桌材質這麼好。」 唐鴉總是樂觀面對生活遭逢的挑戰,正如兩年半前,日子真的快撐不下去了,夫妻倆得用保單貸款過日子,還好,一場因緣際會,「醋」化解了兩人的困頓。



02.jpg


一罈一世界 酸中回甘的山居歲月

經常性胃痛的唐鴉,有一次喝了唐婆從生機飲食店帶回來的浸泡醋,想不到胃酸狀況紓緩很多,唐婆笑著說:「會開始釀醋,講白了,也是因為家裡哪經得起他每天喝有機店的醋啊!」於是為了唐鴉的胃,研究所專攻微生物遺傳工程的唐婆,開始學釀醋。二次發酵的手工醋先從釀酒開始,十幾年前為了找到天然無毒的水果來釀醋,夫妻倆不惜環臺兩圈,精選彰化的葡萄和臺東的梅子作為首釀醋,先經過幾個月到半年釀水果酒,接著餵養醋酸菌,再淬鍊一年,方能成醋, 這期間,一缸一缸的醋罈子可不是擺在一邊就好,還要不時打開它,憑著色香味,判斷它是不是餓了,然後立馬餵食水果酒,唐婆像照顧孩子般無微不至,讓醋寶貝們順應氣候慢慢熟成,不催促,沒有壓力。


09.JPG

10.JPG


漸漸的,醋的種類越來越多,除了捨不得唐鴉家 鄉的那片柑桔園生產過剩,遭遇被丟棄的命運,所以他們收來做柑橘醋;苗栗家的松樹林,唐婆也妙手將之化成醋,五葉松除了獨樹一幟的清香,更能強健人體的心血管,聊到醋的益處,唐婆如數家珍:「大家都有個錯誤的觀念,醋其實是弱鹼性,不是酸性,所以有胃食道逆流的人可以喝醋減少胃酸,一般人喝,也有助於中和體內的酸鹼值。」甚至,運動過後的乳酸堆積造成肌肉痠痛,都可以喝醋來減緩症狀。喝醋,原來極其養生,甚至,是一種品味。

只見唐婆用松針醋和蜂蜜打底,再倒入松針汁搭配檸檬汁和氣泡水,藍綠的漸層色澤宛如是一杯調酒,佐以竹葉和松針,完全可以沁涼一夏。接著,唐鴉拿出小陶杯,放上一塊冰,斟一口醋,就口淺嚐,有桑葚香、有牛蒡味,甚至四物的濃郁,而入喉之後的溫潤,繼續在口腔裡變化。 醋,竟然可以像酒一樣、如咖啡一般,有前、中、後味,不禁讓人期待,西方有紅酒文化,臺灣何嘗不能有品醋的顯學?醋,耐人尋味。


IMG_5634.JPG


「我現在是靠老婆養!」不改幽默本色,唐鴉如是說。「現在真的是苦盡甘來了⋯」「有苦過嗎?」唐鴉半捉弄的搖晃唐婆的頭。看著這對夫妻,不禁莞爾,因為有了唐婆醋,唐鴉的藝術創作因此無後顧之憂而自在;而要是沒有藝術家對生活的隨性,也未必會有唐婆醋的精彩問世。「我們現在的日子就是顧好自己的生活,然後可以服務三峽的藝術家。」唐婆深知當一個創作者不容易,她希望能將兩人的心路歷程分享給三峽眾多的藝術家,如此,才能共好,也才能真正的將藝術生活化。

唐鴉夫妻倆的山居歲月,就像唐婆釀的醋一樣,越陳越香,口感濃厚而回甘⋯⋯。





11.jpg

白雞家庭美術館

地址:新北市三峽區白雞路68-173號

電話:(02) 2674-3332 



立即前往購買No.24甘樂誌:

https://thecan.91app.com/SalePage/Index/5358984?cid=284966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主題企劃〗我的家在海邊!住海邊生活提案 - 依偎船港邊的廟口畫室 / 王傑,用藝術銘刻家鄉

〖主題企劃〗我的家在海邊!住海邊生活提案 - 依偎船港邊的廟口畫室 / 王傑,用藝術銘刻家鄉

〖主題企劃〗我的家在海邊!住海邊生活提案 - 依偎...
大林為榮,大林的驕傲——萬國戲院 ╳ 江明赫

大林為榮,大林的驕傲——萬國戲院 ╳ 江明赫

大林為榮,大林的驕傲——萬國戲院 ╳ 江明赫
老船長的海海人生 / 許八郎 、許添財

老船長的海海人生 / 許八郎 、許添財

每一次的出航,僅求一家人的安定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