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樂誌

[萬里] 一日之初,萬里嚐晨 —— 萬里豆漿伯店

[萬里] 一日之初,萬里嚐晨 —— 萬里豆漿伯店

大清早,乘坐台北—基隆的通勤客運,恍惚淺睡小時餘後來到了目的地,在萬里直通通的瑪鋉路上沿街許多臨時攤販,一張張花色的帆布攤開勉強能蹲坐上一個人並擺幾樣商品的大小,或有賣菜的就地將裝滿竹筍的茄芷袋擱地上,裡頭的筍子都還滾著一層泥巴,插立咖啡色的瓦愣紙板用油性筆草率地寫上數目便做起生意來,沿街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萬里] 惜燈,昔景:葉裕昌文具行

[萬里] 惜燈,昔景:葉裕昌文具行

不久前新聞刊載了一則南台灣的消息「營業年近甲子的成大阿婆文具店吹熄燈」不僅讓許多成大的學生紛紛舉辦各式的活動,盼望能守護這個求學時的共同回憶,也讓這個小蝦米難搏大鯨魚的事件受到更多人的關注,而後雖然阿婆對外說是個人因素所以決定歇業,但也反應了現今景氣不好,傳統文具行相對成本較高,沒有辦法與生活百貨連鎖店競爭的實情。
[萬里] 老厝講座,邀您入座

[萬里] 老厝講座,邀您入座

這天晴空少雲,仰頭便可見大家小戶在陽台晾起棉被衣物,那多彩繽紛點綴了台灣現代建築通有的乏味外觀,我們循著一旁的石階梯,踏上了分支的瑪鋉頂街,登高所見又是另番樣貌,不少紅磚矮房在此比鄰相連,亦有獨棟的大別墅用白鐵製門高高地遮蔽住裡頭假山造景,並栓上隻只要陌生人稍近雷池便齜牙咧嘴惡狠狠的黑狗,很有大戶人家的氣派。接著看見一幢兩層樓的透天厝,門口兒披披掛掛晒著許多稚齡孩子的衣服,鮮艷色彩和童趣的圖案毫不客氣的招呼吸引我們湊近。坐在門邊的阿公或許是看了我們也覺得有趣,便走出來與我們聊天。
[萬里] 沒有假期的琉璃工藝家 / 林昭宏

[萬里] 沒有假期的琉璃工藝家 / 林昭宏

不畏能行百里路,外行也能看門道 —— 一路上吹著海風沿著海岸旁的道路往下走,不久就發現這間位於瑪鍊下街的璃澐琉璃工作坊,當一踏進工作室,便有一陣陣琉璃釉料的氣味撲鼻而來,工作室內並沒有太多裝飾陳設,倒是擺滿地的琉璃藝術品成為工作室裡最好的搭襯,眼前所見到的是這間工作室的工藝家林昭宏,他正低著頭在為清晰透徹的玻璃樣板點綴絢爛的顏色,一旁一件件出自林大哥巧手所做出精緻細美的琉璃工藝品,很難想像林大哥專科念的是會計,而是他畢業後有機會從事玻璃業務工作,進而對琉璃創作產生興趣,便開始自學更因此進修碩士學位專研設計,一身投入琉璃工藝創作。
妳將如何留住那時那刻的感動,讓它不在真實的生活裡逐漸被世故沖散 —— 唐青古物商行

妳將如何留住那時那刻的感動,讓它不在真實的生活裡逐漸被世故沖散 —— 唐青古物商行

「藏區的孩子許多是翻山越嶺,走十幾公里的路來上課,渴望學習的模樣對我有很大的衝擊。他們的生活環境相當辛苦,讀書是難得可貴的事,你會看見電視劇裡的那種好似煽情的深望。當時我不可置信,卻身在其中。」
紀念,表為深切的懷念,往往作為現在對過去的一種緬懷,而影像與聲音,就是一種最直接的方式了。 / Lomography台灣區總經理 Jeansman Lee

紀念,表為深切的懷念,往往作為現在對過去的一種緬懷,而影像與聲音,就是一種最直接的方式了。 / Lomography台灣區總經理 Jeansman Lee

我經常帶著相機為我的生活做些記錄,有人以為我是個攝影師,而我做的事情,很單純的只是用影像留下具體且值得紀念的影像罷了!因為我知道,一個人隨著年紀的增長,所紀念的人事物就越多,一切都是因為這些人事物曾經為帶你來一些刻骨銘心的記憶,不管是好的或是不好的。但是,我們經常緬懷著過去的美好,好比說,我們喜愛老房子,我們喜歡欣賞老照片,甚至一段曾經消逝的感情…等等。
關於那些所見,我多希望自己文字達意且鞭辟入裡,有能力做更多,但我只會畫畫,所以也只能繼續畫畫。 / 插畫家手記 Elainee's藍尼

關於那些所見,我多希望自己文字達意且鞭辟入裡,有能力做更多,但我只會畫畫,所以也只能繼續畫畫。 / 插畫家手記 Elainee's藍尼

相約在巷子裡的風格咖啡店,小心謹慎地反覆檢查筆記本、相機、錄音筆是否都忠實在手邊待命,店員勤快地加滿第二次白開水,我緊張不自在地啜了一口,是將要見到偶像般有的忐忑。
屏東山地門鄉的人間國寶 / 許坤仲大師

屏東山地門鄉的人間國寶 / 許坤仲大師

部落耆老,留下的是亙古不變的堅持 —— 現年七十八歲的許坤仲,排灣族的口鼻笛大師,被喻為人間國寶的他,十二歲就跟隨父親學習製作口鼻笛,十六歲便精於吹奏。口鼻笛是由兩根竹笛所組成,一根有孔,可形成旋律,一根無孔,但可協助伴奏,在排灣族的傳說中是緊綁在一起的兩兄弟。才華洋溢的他不僅透過口鼻笛傳遞撫慰人心的曲調,更是用音樂傳達出情感。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