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6主題企劃〗ACTION。直視自我 無懼——雲林西螺大戲院 ╳ 柯佳嬿

〖no.26主題企劃〗ACTION。直視自我 無懼——雲林西螺大戲院 ╳ 柯佳嬿

ACTION。直視自我 無懼——雲林西螺大戲院 ╳ 柯佳嬿

對於尚未到而立之年的柯佳嬿來說,走過半百的老戲院沒有和她的生命軌跡重疊,但是對於無從參與的過去,她始終饒富興味,正如她喜歡拍戲的部分原因,就在於可以置身在另一個時空,穿上當時的服裝,用戲,來了解那個年代。


01.jpg


走入西螺大戲院,柯佳嬿近乎本能的想像當時喧騰的場景。「我們以前都去看戲尾仔,免錢啦!」「戲尾仔就是電影快結束的時候,戲院的人就會打開門,讓沒錢買票的人進去看。」西螺老街上大豆糧食行的老闆回憶起兒時看戲的經驗,非常爽朗的這麼說著。  

蒙太奇式的畫面繼續在柯佳嬿探訪舊戲院的腳步和在地居民憶當年之間跳躍著。柯佳嬿腦海的畫面裡,女人們挽著髮髻盛裝出席,500個位子座無虛席,隆重程度像台北的中山堂⋯⋯儘管一抬頭即看見屋頂破了個大洞,陽光大剌剌的撒落在戲台前破敗的木條堆上。  

「以前如果送貨進去的話就好啦,剛好不用出來,看免錢的。裡面有像福利社的地方啊,賣吃的,我們就要送瓜子之類的進去。」西螺大戲院當年的盛況其實是這樣的:大家踩著拖鞋,磕著瓜子,偶而有個黑影溜進來看霸王戲,跟柯佳嬿原本想像的慎重其事,大相逕庭。四、五零年代的戲院,是充滿人情味的庶民娛樂。


02.jpg 03.jpg


西螺座。最蒼涼的華麗

興建於1940年代的西螺大戲院,在日據時代稱為西螺座,外觀是巴洛克式的山牆搭配洗石子,相當氣派,檜木和鋼筋混泥土搭建的兩層樓建築裡,整齊排列著合成板和鐵架構成的觀眾席,塌陷的舞台上,除了播放電影,以前還有藝霞歌舞團和布袋戲的演出,精彩非凡,當然戲門口的熱鬧程度也不輸放映廳,好幾個攤販賣麵、賣飲料,現在在東市場附近賣牛奶黑糖粉圓的老闆娘還記得戲院對面有一家賣薑汁番茄配醬油的水果攤。曾帶動繁華商圈的戲院,如今只剩枝椏攀牆,碎磚鋪階。

「小時候媽媽有時候會帶我和弟弟去看電影,那時候印象最深的是朱延平導演的電影,還有侏儸紀公園,因為很少去電影院,所以很開心。」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柯佳嬿,儘管童年的電影院比西螺大戲院新穎許多,不過那股進戲院的欣喜,是相同的,但是從觀看螢幕的人,到縱身一跳成為螢幕裡的人,是柯佳嬿從未想過的如戲人生。她,2006年初試啼聲就成為電影《一年之初》讓人印象深刻的沉默女孩蝴蝶,過個五、六年又成了紅遍大街小巷的電視劇《小資女孩向前衝》裡率性的沈杏仁,她怎麼也沒想到,柯佳嬿可以不只是柯佳嬿。


05.jpg


其實我。害怕被看見

考上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之後,柯佳嬿就開始在幼稚園打工,分擔母親要撐起單親家庭的壓力。某一天在捷運上,偶然拿到的一張名片,讓她抱著賺錢貼補家用的心態姑且一試,無心插柳開啟了她的演藝之路,儘管剛起步時,柯佳嬿走得很漠然。

「我其實剛開始演戲有好長一段的時間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非常坦率的告白,就像朋友之間的深談,也因為這句話,我們有幸走進了柯佳嬿私密的心靈蛻變。儘管《一年之初》深受好評,但柯佳嬿覺得自己一直沒有進入劇本給的角色裡,不過也因為這部片的關係,她發現自己一直有無法融入周遭的情形,或許,成為一位演員之於柯佳嬿來說,是探索自己的開始。




「表演其實是很赤裸的,螢幕上真的騙不了人,演員的性格或是當下的情緒,如果尷尬,表現出來就是會尷尬,所以同一個台詞讓十個人念,就是會有十種樣子。」所以想要打動觀眾,就必須先誠實的面對自己,從影8、9年來,柯佳嬿學著了解自己,殘酷的發現自己有個心理障礙―害怕被看見。「我後來想到,我國小、國中時期有被欺負的情形,就是盪鞦韆時故意在後面把你推很高,不讓你下來那種,讓我心裡有很大的陰影。」陰霾隨時間擴大加深,柯佳嬿打從心底想成為一個存在感零的空氣人,藉此換來安全感,這和演藝圈勢必要星芒燦爛,讓世界看見你的定律,是一種奇妙的牴觸與違和。

「我後來想到一個方式,我了解自己的個性,或許我可以選擇躲在角色背後。」封印的黑色記憶被釋放之後,柯佳嬿選擇勇敢接受,也嘗試與它共處,她不諱言的說,這方法,還在試。「有有有!近三、四年我有慢慢找回自己的三魂七魄,比較認識自己。」這麼打趣自嘲的說法,可以感覺到柯佳嬿已經將發霉的曾經攤在豔陽下,暢然接受一場溫暖的洗禮。


07.jpg


電影紀事。生活的記憶

21歲那年,已經走到螢光幕前的柯佳嬿,對周圍的人事物依舊茫然、無感,這時候有一部片,讓她晦暗的角落透出一絲光亮。「岩井俊二的《花與愛麗絲》讓我感覺到淡淡的、有陽光、有風,很像把原本陰陰的天氣轉晴,雖然它的劇情很簡單。」聽著柯佳嬿描述由蒼井優和鈴木杏演出的高中愛情小品,好似沉浸在輕盈的青春裡……暗戀已久的學長撞到頭,於是花順勢說他失去記憶,謊稱自己是學長的女朋友,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打造一個虛晃的過去。片中蒼井優飾演的愛麗絲,父母離異,平常外表開朗,內心卻有著一抹寂寞。一場三人的輕旅行,其實是愛麗絲試圖重新架構自己與父母在海邊嬉戲的快樂時光,那股對家庭的渴望,是否成就一種療癒的投射,所以在柯佳嬿心底揚起一陣暖風?

「我很喜歡《一個都不能少》,那是我爸爸介紹我看的電影,我爸爸在我20歲的時候過世,很奇怪,他離開之後,我好像才開始真正認識他,我一直以為我爸會喜歡看輕鬆搞笑的片子,沒想到他會看像《一個都不能少》、《刺激1995》這樣的影片。」在劇情的跌宕裡,柯佳嬿彷彿重新認識自己的父親,用電影找回和他的連結,漾著微酸,卻溫馨。

演戲初期,柯佳嬿會用自己的生命歷程去詮釋片中相似的情節。「剛開始有一些親情的戲,我會用這樣的方式,但是後來會想,這樣對我爸也太不公平了,他在我心裡死了十幾次,而且久了……會麻木。」前一刻才感動於她用電影再次記憶父親,下一刻柯佳嬿卻用詼諧輕輕帶過喪父的過去,現在的她試著改變表演方式,只要讓自己動容的劇本,柯佳嬿便可以全心投入演繹。


04.jpg


每一場戲。都是新的學習

從電影到電視,柯佳嬿曾經很不適應,因為工作的節奏大不同。「電影一天可能只要好好拍2、3場戲,但是電視劇一天可能就要排10幾場戲,一直換衣服,我都覺得自己很像外拍model。」聽著柯佳嬿半開玩笑的述說大小螢幕工作模式各異,不禁大笑,這個可愛的鄰家女孩說自己在拍電視劇中成長很多,就像參加演員訓練班一樣,除了逼自己快速的吸收,對於影視圈的大環境也有了多面向的了解。「拍電視劇是一種賭注,因為劇本是邊拍邊寫,你不會事前知道劇情的走向和結局,角色的個性也有可能跟一剛開始完全不一樣。」

外型清新脫俗的柯佳嬿,未來希望挑戰反派角色,是那種讓人不寒而慄的詭譎人物。「我其實不太記得很久以前的事情,也不會去設想很遠的以後,因為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不過將來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可以和擁有不同專長的朋友們一起拍一部片,全程參與從頭到尾的製作過程。」

努力活在當下,用電影來刻劃自己的羽化痕跡,柯佳嬿就像她在《一年之初》飾演的蝴蝶,靜默卻堅毅,閃耀著希望與勇氣。



柯佳嬿推薦電影

家有喜事.jpg 花與愛麗絲.jpg 藍色茉莉.jpg

右:家有囍事(1992)/ 中:花與愛麗絲 (2005) / 左:藍色茉莉(2013) 



-

08.jpg

西螺大戲院小檔案

興建時間:1940年代 

地點:雲林縣西螺鎮永安里7鄰觀音街2號 東市場後面 

規模:500座次 

表演類型:歌仔戲、布袋戲、電影 

傳言未來有意活化成為「雲林影像歷史博物館」,但當地人說戲院產權太多人共有,該計畫變數仍很大。



立即前往購買No.26甘樂誌:

https://thecan.91app.com/SalePage/Index/5352442?cid=284966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琺瑯體驗DIY

琺瑯體驗DIY

三峽玩火女孩薛慈雯老師,除了是現代琉璃工藝藝術家,...
甘樂食堂企業識別系統

甘樂食堂企業識別系統

自産豆製品與釀酵物為底蘊的風格料理
[石門] 真正的媽媽味 —— 石門,肉粽飄香

[石門] 真正的媽媽味 —— 石門,肉粽飄香

[石門] 真正的媽媽味 —— 石門,肉粽飄香

訂閱甘樂電子報

分享生活故事、社區活動和優惠訊息給每一位朋友
請在下方輸入您的Email後就會收到我們的電子報嘍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