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會『傳染』的沈迷 / 底片攝影 Lee

一個會『傳染』的沈迷 / 底片攝影 Lee

一個會『傳染』的沈迷 / 底片攝影 Lee

手工暗房早已是個沒落的行業,在電子訊號充斥的年代,取代了真實底片成相。對我這個年代或者再早一點的人,底片攝影是我們接觸第一個留下紀念的方式,去翻翻那些父母親為你拍攝成堆的孩娃照片吧!然後你開始學習畫畫,寫週記,先進的數位產品,四通八達的社群軟體,然而有些人又開始拿起了傳統相機。Lee收集了很多舊相機,每一臺對他來說都有一些獨特的地方,也許是他與相機遇見的方式,也許是那台相機與他一起經歷的故事,它的顏色、材質,快門的手感..。大學就讀視覺傳達設計開始學習攝影,那時數位相機正在崛起,新穎的器材很快就推陳出新,正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但他卻獨愛底片攝影,那也許與他沈靜念舊的性格有關。大量攝影之後,為了保留最真實的影像,開始研究底片沖洗。


02.jpg 文章縮圖.jpg


Lee的暗房工作室從家中空出未使用的廁所開始,一些簡單的工具,四個罐子:顯影,急制,清水,定影,外加在準備一個底片罐跟暗室鐘,兩個片軸。控溫方面用個大盆加冰塊,溫度計兩到三支,自來水濾水器。印樣步驟:捲片 > 預溼 > 顯影 > 急制 > 定影 > 水洗 > 晾乾 > 收割(剪片)顯影1分、急制30秒、定影兩次各2分,放入水洗器漂洗...,不一定每次都放相,大量的照片不容易整理,Lee還是會經過掃描成為數位影像來建檔。彩色沖印就沒有黑白沖印那麼容易,藥水和器材更為複雜。Lee希望他的暗房工作室能越來越完整,雖然其實他更鍾情黑白底片的攝影,認為在除掉色彩之後,影像的傳達更真實直接。讓我想起了諸多紀錄片使用黑白攝影手法的原因,就是為了完整的將紀錄的事件忠實表達。


沖印是一個孤獨的工作,從頭到尾一個人完成,常常是一進入暗房工作就是一個下午。而我所認識的Lee便是一個擅於獨處的人,渾身散發一種藝術家的氣,總是一個人拍照,一個人看展,孤獨的沖印工作我想也不衝突。看起來很沈默,但他的相片裡,儘是一個暫留在相紙上的畫面,卻讀得出更多的故事。沖印工作最令人興奮的部分就是底片上影像從原本空無一物的相紙上慢慢浮現出來的瞬間。底片的驚喜,就像生活裡急於留住的事物一般,偶而失手,或經常失手,但三十六張裡頭有那麼一張,一次美好的就足以珍藏。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主題企劃〗賺呷ㄟ家私-夢想派對氣球造型師 / 張定洲

〖主題企劃〗賺呷ㄟ家私-夢想派對氣球造型師 / 張定洲

〖主題企劃〗賺呷ㄟ家私-夢想派對氣球造型師 / 張...
滿載故事的手帳 / Reiko

滿載故事的手帳 / Reiko

保存旅遊當下的感動餘溫
歲月橫流裡淘砂選金的老礦工 / 陳石成

歲月橫流裡淘砂選金的老礦工 / 陳石成

歲月橫流裡淘砂選金的老礦工 / 陳石成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