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身於山林中的咖啡王子 — 阿里山樂野鄒築園 / 方政倫

藏身於山林中的咖啡王子 — 阿里山樂野鄒築園 / 方政倫

藏身於山林中的咖啡王子 — 阿里山樂野鄒築園 / 方政倫

驅車穿越整夜繁星點綴的夜幕,前方黑暗迂迴的道路隨著旭日緩緩上昇而逐漸清晰,曙光穿透著如薄紗般的雲霧照映在遠方的山頭上,映入眼簾除了高山茶園還有滿山遍谷的咖啡樹,每年11月至隔年5月樹頭結滿一種宛如紅寶石般鮮豔亮眼的果實正逐漸渲染著整座山頭,這是阿里山的新興經濟作物-咖啡。阿里山海拔兩千三百公尺,早上八點陽光才露面,中午過後便容易起霧,天然半日曬的氣候使得日夜溫差大,夏季午後有陣雨滋潤,到了冬季則乾燥無雨,得天獨厚的天然條件成了咖啡樹最適合的生長環境,阿里山孕育出一欉欉飽滿豐厚的咖啡豆,濃郁的咖啡香氣中帶有茶感、甘蔗甜味,獨特的咖啡風味飄揚國際屢獲肯定,阿里山咖啡的名氣也如同成熟季節的果實在國內外悄悄竄紅。

一位返鄉務農的青年有著阿里山咖啡王子稱號的方政倫,正是推動這波阿里山咖啡熱潮的先驅。來到鄒築園咖啡店都還未開口,方大哥就熱情端出現煮咖啡招待我們,這一杯香氣層次豐厚的咖啡正是由他親手所栽種出的咖啡果。有別於現煮咖啡,冰滴咖啡一入口濃郁香氣帶有白蘭地充實的韻味豐富整個味蕾。方大哥說這一杯咖啡可是花上了十幾年的工夫才能沖煮出來的好味道,而美好滋味的秘密都藏在窗外那片咖啡果園裡,方大哥決定帶著我們到咖啡果園一邊摘果一邊娓娓道來。



阿里山3_vv.jpg



一粒咖啡果 成為扭轉人生的紅寶石 

方政倫自從國中就到了台北求學,一路念到專科畢業,出外求學長達十年的時間,直到退伍後的那一年,父親希望兒子能夠回到阿里山上協助茶園和蘭花的家族事業,但方政倫心裡清楚知道身為家中獨子,返鄉必然是遲早的事,23歲那年毅然決然回到山上協助父親。習慣城市生活多采多姿的快節奏,相對於山上作息單純的慢步調,方政倫一時無法適應城鄉差距的轉變,正值年輕愛好玩樂的年紀回到山上,離開熱鬧的人群也離開了玩伴,在阿里山上的生活方政倫只能成天對著周圍群山和一隻小狗對話,那段歲月對他來說生命已經沒有目標與熱情,做甚麼事情似乎都失去意義,「當時山上沒有網路就連手機訊號都很微弱、電視再怎麼轉也只有四台,那時彷彿人生已經走到盡頭。」方政倫回想當時不禁開玩笑地說。 

看見兒子成天漫無目的的過日子,方政倫的父親能夠體會年輕人返鄉的無奈,以及被旁人冠上子承父業的輿論壓力。他突然想起幾年前從親戚家帶回來一批咖啡樹正種植在山坡上,如今已經結滿茂盛的果實,於是將200棵咖啡樹交付給他管理,試著讓兒子找到生活方向重新振作起來。就在還沒有接觸咖啡之前,方政倫是個對咖啡一竅不通的門外漢,就連咖啡豆的樣子都沒見過,直到有一天在果園採咖啡,看著鮮紅色外觀的果實不禁好奇地嚐下一口,意外發現原來咖啡果實帶有甜味並不像沖泡後帶有著苦味,才知道咖啡要經烘培才能呈現香氣,那次純屬意外的好奇心讓方政倫對咖啡就此改觀,沒想到一顆小小的咖啡豆竟能讓他排解枯燥乏味的生活,開啟了他鑽研咖啡之路。 



阿里山5_vv.jpg



無心插柳的咖啡惡搞實驗 

當咖啡在國內還尚未流行之際,研究咖啡顯然是一條孤獨顛簸的路,方政倫憑著年輕的拚勁,用土法煉鋼的方式不斷實驗,為了將果實去殼,他曾徒手剝殼但數量多到使指甲龜裂,也曾用貨車輪胎來回壓輾甚至將咖啡豆放進麻布袋使命往地上摔,再利用電風扇吹去外殼,另外更曾用過媽媽的炒菜鍋、烤麵包機、烘茶機、甚至用烤肉架烘烤咖啡豆,「當初在台灣種咖啡沒有幾個人,大部分還是靠自己用很陽春的方法做實驗,其實都是在惡搞啦」,方大哥回想起當初荒謬的實驗笑著說。沒想到當年惡搞咖啡豆,靠著用麻布袋這用力一摔,竟摔出了名堂,2007年驚喜奪下台灣咖啡節生豆特等獎,走在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方政倫埋著頭進行一次又一次實驗,秉持著愚公精神在這條路上走的更沉穩也更扎實。 



阿里山6_vv.jpg



當上帝關上一扇門,那就為自己開另一扇窗

方政倫初試啼聲的表現一鳴驚人,讓眾多咖啡專家與學者為之驚艷,阿里山咖啡豆更成為咖啡玩家們矚目的焦點,忽然間這座僅有200棵咖啡樹的小果園一夕爆紅,咖啡豆也全數銷售一空,方政倫重拾了自信,決定栽植更多咖啡樹苗,更將家中製茶的工寮改建成咖啡店,讓愛好咖啡的朋友來到阿里山品嚐親自種植、加工、沖泡的在地咖啡。然而,當方政倫事業正要起步的同時老天爺卻對他開了一場玩笑,2009年台灣遭逢嚴重的八八風災,沖斷阿里山的聯外道路,讓開幕不到一個星期的咖啡店頓時長達半年沒有半個客人上門,不甘屈就命運的捉弄,方政倫心想既然客人不上山,就親自下山找客人,當時他跑遍全台各地大大小小的市集,跟別人訴說自己的故事,賣著自己種的咖啡豆,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熬過人生那段低潮的時刻。


日曬、水洗、蜜處理三種風味一手包辦

方政倫講著講著很快地就採滿一整簍的咖啡豆,結束摘果工作緊接著將剛採收回來的果實均勻鋪置在架上進行曝曬,作為日曬處理咖啡豆。咖啡豆大略分成日曬、水洗、蜜處理三種不同的處理方式,味道最純淨的就屬水洗咖啡豆,最能顯現產地的風味和豆子的原味;蜜處理咖啡豆是不經過水的處理方式,糖分完整保留著,聞起來會有蔗糖的香氣;日曬處理在豆子採收後就連皮一同曝曬,生豆在果肉內自然乾燥與發酵,完整吸收果實風味因此果香濃郁,由於經過長時間日曬和發酵因此沖煮出來的咖啡含有豐厚的美酒香氣。目前咖啡園年產量將近兩千公斤,咖啡豆全數都得經由方大哥的雙手,憑藉15年種植咖啡豆的資歷,他仔細篩選每一顆豆、細膩地處理每個步驟。 



阿里山7_vv.jpg



別叫我專家,叫我咖啡實驗家

因為這樣的高品質堅持,鄒築園儼然成為每年度咖啡評選的常勝軍,「每年參加比賽不是在追求名次,而是在驗證自己的咖啡實驗方法,要讓自己覺得有在進步」,方政倫不因聲名大噪後而安於現狀,反倒是拋下光環全心投入研究,每年將一批又一批實驗的豆子送進年度咖啡豆評選大賽中,交由評審監督自己的品質,透過每年的實驗累積經驗,找出最好的製程並詳細記錄,才使得咖啡豆品質穩定且不斷精進。如今方政倫優異的成績使阿里山咖啡闖出名號,帶動阿里山種植咖啡的風潮,他卻不藏私將多年來的技術分享給咖啡農戶們,讓其他跟進的咖啡農減少走錯路的機會,提攜後輩提升阿里山咖啡豆的品質,把阿里山咖啡名聲打得響亮才是他心中的理想。 



延續家鄉的完美滋味

阿里山咖啡王子的出現絕非偶然,在還未成名之前他投入長達八年時間研究種植咖啡,務農本是一門凡事需要親力親為,靠理念支撐的事業,然而土地的回饋絕不是立竿見影,在無形的付出過程中,只要有耐心,經驗就會自然地慢慢累積,當初那位失意少年在遭受絕望吞噬之際抓住了咖啡樹,就因為15年來那雙手緊緊抓牢未曾放棄,造就今天阿里山咖啡王子的傳奇故事。烈日下,方政倫正拂起衣袖揮灑著汗水,他用敬畏自然、對土地謙卑的態度,想透過咖啡告訴世人嘴裡漫延的滋味是來自阿里山上的家鄉味。


阿里山4_vv.jpg




立即前往購買No.31甘樂誌:

https://thecan.91app.com/SalePage/Index/5343129?cid=284966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人生這條路的累積,總會帶你找回最初的自己 | 甘樂帶路EP11

人生這條路的累積,總會帶你找回最初的自己 | 甘樂帶路EP11

那樣的第一印象深刻地印入腦海中「她就是一個少女,非...
「風起、唯有努力試著生存。(Paul Valéry)」/ 鄧賢能

「風起、唯有努力試著生存。(Paul Valéry)」/ 鄧賢能

看著他說起那海的情態,不難想像眼前的鄧賢能過去年輕...
甘樂茶品

甘樂茶品

許多人熱愛的碧螺春系列甜點,其中的靈魂風味—碧螺春...

訂閱甘樂電子報

分享生活故事、社區活動和優惠訊息給每一位朋友
請在下方輸入您的Email後就會收到我們的電子報嘍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