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淬鍊 - 泉利打鐵鋪

百年淬鍊 - 泉利打鐵鋪

一個下午的時間,是否足夠認識兩百年的曾經,那炙熱而鏗鏘的世世代代⋯⋯

四月的午後,臺南鹽水卸去了蜂炮帶來的鑼鼓喧天,橋南里靜得像是連風都停止律動,很難想像看似一般的圳溝和兩座小橋,在清朝時期竟是商船雲集的鹽水港,而興隆橋的另一頭則是過去通往新營的主要幹道「南瀛第一街」--橋南老街,遠遠望去,街口掛著泉利打鐵鋪的招牌,店頭的阿嬤在含飴弄孫,彷彿時代劇搭建的仿古場景,連走上前打聲招呼都生怕破壞了這份寧靜的美好。

這間用福杉打造的古樸街屋有多老,屋內裡的打鐵鋪就有多悠久,「兩百多年,傳承六代了。」坐在店門口的年輕老闆李信賢悠悠的說。木條門板裡的工作間,保留了古老風櫃起火燒鋼鐵,挺立五代以上的鹿角砧上,依舊鍛打出一把又一把的刀刃和鋤耙。


01.jpg



跨越兩世紀的火樹銀花

李家在明朝時期就從福建渡過黑水溝來到臺南鹽水一帶,初期開雜貨鋪做生意,清朝的時候因為掌握生鐵煉熟鐵的獨門技藝,才開始製刀,成為當地絕無僅有的打鐵店,「第一代祖先的手藝向誰學的,這我嘸哉啦!」


02.JPG


今年73歲的第五代傳人李一男剛睡午覺起來,帶著招牌的斗笠走了出來,很率直的聊著過去。「我們這間店從古早時代就很有名,我阿祖在地方做得很有名望!」以前農業時代,農具的需求量多,打鐵這一行,讓李家的日子很好過,雖說不上大富大貴,不過三餐絕對餓不著,學費也都付得起,李一男的弟弟甚至還一路念到大學,但排行老大的李一男和書本總是看不對眼,於是接了這份衣缽。「我自14歲就開始做,做快60年了,以前剛學的時候,我阿爸有夠兇的兇,我目屎是流袂停,你問厝邊頭尾就知道。」打鐵學徒的起步總是艱辛,李一男非但沒有埋怨,對家傳老店的驕傲,反而讓他的雙眼發亮。

以前生意好的時候,李一男常常忙到半夜三點才回家睡覺,「要不是李登輝時代的休耕政策,我真的做不了這麼多。」休耕補助、農業機械化、刀具自動化量產的因素,削減了打鐵鋪的生意量,不過讓人意外的是,李老師傅反倒鬆一口氣,家裡的生計也絲毫不受影響,因為全臺各地的人還是慕名而來,甚至名聲遠播海外,買刀的客人遍及美國、澳洲和非洲。


06.jpg 05.jpg


敲打了一甲子的鋼鐵,老師傅的聽力有些受損,雙手也佈滿了龜裂的傷痕,「這包一包就袂痛啦!」老人家纏滿透氣膠帶的厚掌,不減鍛打和磨刀的速度,肩膀和手臂也完全沒有所謂的職業傷害,穿梭在風櫃的火焰和磨刀機具蹦出的花火之間,李一男反而越顯容光煥發,或許,一天不打鐵,才會讓他渾身不對勁吧!



單傳一子的先人智慧

李家一直以來都依農忙時節來準備刀具,像是接近五月就要準備收割玉米要用的鐮刀,農曆十月前要把补子地區除草用的耙子打製好,除了鋤頭、鐮刀、耙子等等農具之外,菜刀、片刀、水果刀等等廚房裡的傢俬,更是打鐵鋪現在的主力商品。刀的製作過程遠比農具繁複,從嚴選材料開始,謹守鐵包鋼的黃金比例,到拉風箱控制爐火,接著反覆敲打鍛造、塑形、焠火、拋光、細磨等等,往往要花上一天才能完成一把手工刀,其中火裡來水裡去的焠火過程,什麼時候從火堆抽出粗坏?粗坏成為什麼色澤的時候再浸冷水?這些全靠經驗,也是刀刃品質優劣的關鍵。

李信賢回想起國中剛接觸打鐵的時候,阿公要求他得先學會拿鐵鎚的姿勢,要讓每一次落在鐵板上的印子都平整,才能繼續循序學習。一把好刀,原來得建立在這麼細節的基礎之上,而這些不可

或缺的know-how則只有世代單傳,因為李家祖先深信,打鐵功夫如果交棒給兩個以上的兄弟,難免互相競爭而傷了和氣,或許正因為前人的真知灼見,泉利打鐵鋪的名號才能始終響亮。扛起這塊金字招牌的李信賢在五姊弟當中排行老么,不愛念書的他,原本想從事戲劇道具的製作,但是15年前因為母親的身體微恙,又沒有孩子隨侍左右,於是李信賢決定告別臺北,返鄉照顧兩老,這一番孝心就這麼牽引著他,繼承打鐵家業。


03.jpg 



鋼鐵般信念 鍛造百年驕傲

「我爸爸的個性改很多,我剛退伍回來的時候和他磨了三、四年。他很兇,很難溝通,但我不會跟他吵,受不了他念的時候,我就跑出去。」很難想像現在看起來相當親切的李一男,在兒子口中曾經是脾氣比鋼還硬的固執老翁,除了用高標準要求兒子打鐵的技巧之外,竟然還會因為客人殺價或是質疑他用心打造的產品,而不惜和顧客起口角,兒子怎麼苦勸都不聽,妙的是,久而久之,老顧客反倒喜歡來討罵,覺得聽老師傅發火很有意思。「有人客跟我說,師傅你的刀太好用了,用好幾十年都不會壞,這樣你怎麼會有生意啦!我說嘸要緊啦,名聲是用錢買不到的!」頑強執著苦了家人,卻也造就肯定!

執拗像基因一樣代代傳承,打鐵鋪至今依舊在每個端午節到古井汲取「午時水」來打鐵,李一男相信至陽之水可以打造出一把把堅固耐用的鐵具和刀器;另外老店也堅持花費比別人多的工夫,來打造橫切面有如半月型的獨家刀鋒,能夠讓使用者下刀俐落不偏斜,是他們昂然的驕傲。 


04.jpg


原本以為辛苦的手工打鐵遲早走入夕陽餘暉,採訪過後才發現那份悲情只是旁人的一廂情願。李一男父子倆對自家的刀具都充滿信心,儘管價位比一般機器做的貴上八九成,但李信賢說,它們的好,看回頭客就知道。未來,李一男希望孫子輩可以有人承接打鐵手藝,李信賢則不強求,全看兩個女兒或是姪子的意願。年輕一輩是不是能夠挺過火與槌的反覆磨練?李家的技藝是否能經得起時代火炬的試煉?李信賢抱持懷疑,卻也坦然,就算上門拜師的人不少,但他們寧願兩百年的盛名走入歷史,也不能違背祖先鋼鐵般的原則──打鐵不外傳,那股堅毅,沒有惋惜,宛若殉道般的壯烈骨氣。





07.jpg

泉利打鐵鋪

地址:台南市鹽水區橋南街8號

電話:(06) 652-4626



立即前往購買No.23甘樂誌:

https://thecan.91app.com/SalePage/Index/5359037?cid=284966








你可能也喜歡

最受歡迎商品、體驗報乎你知

一家人,兩輩子的水梯田 / 小農 阿先

一家人,兩輩子的水梯田 / 小農 阿先

一家人,兩輩子的水梯田 / 小農 阿先
[貢寮] 除了海景,另一種海邊故鄉的記憶 -  石花菜鋪成的天然絨毯

[貢寮] 除了海景,另一種海邊故鄉的記憶 - 石花菜鋪成的天然絨毯

[貢寮] 除了海景,另一種海邊故鄉的記憶 - 石...
三峽碧螺春磅蛋糕

三峽碧螺春磅蛋糕

扎實手工自製磅蛋糕,吃的到三峽碧螺春茶的獨特香氣

訂閱甘樂電子報

分享生活故事、社區活動和優惠訊息給每一位朋友
請在下方輸入您的Email後就會收到我們的電子報嘍

謝謝你的訂閱
THANK YOU

用文化創意為三峽注入活力,
用行動改變家鄉孩子的生命!

感謝你
THANK YOU

謝謝你的耐心填寫,
我們將會盡速處理並回覆